Libra vs Ethereum:有否可能颠覆以太坊?

2019 年 6 月 18 日,新成立不久的 Libra Association 协会发布了 Libra 白皮书,该协会由一些金融和科技公司组成,这些公司将担任 Libra 区块链网络的验证者角色:该协会最初由 Facebook 牵头,并拥有包括 Uber 和 PayPal 等在内的 27 家企业组织。

Libra 协会认为他们创建的加密货币将优于当前已经存在的诸如以太坊等加密货币,他们给出的原因主要是:

  • Libra 是一种波动性低的加密货币;
  • 这种稳定币有着「真实的资产」储备支持;
  • Libra 区块链将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编程语言来实现智能合约功能;

Libra 区块链的目标是在半中心化的状态下启动,这类似于 EOS 的 DPoS (委托权益证明) 共识机制(目前 EOS 有 21 个验证节点)。然而,与 EOS 不同的是,Libra 协会计划在 2020 年将 Libra 区块链的验证节点数量增加到 100 个,然后在 5 年内(那时达到数千个节点)实现无需许可(去中心化)状态。

早期阶段,Facebook 将在发挥主导作用,并计划在未来将自己的影响力降低到与网络上任何其他节点相当的水平。

不过,随着之后 Libra 的 Calibra 钱包的推出(Calibra 为 Facebook 的子公司),Facebook 将在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中发挥关键作用

但尽管如此,Libra 区块链本身确实是开源的,这为市场上的 Calibra 钱包的竞争对手打开了空间。尽管与其竞争可能很有挑战性,因为 Calibra 钱包将被整合到 Facebook 旗下的 WhatsApp、Instagram 和 Messenger 等封闭源平台中。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创始人兼 CEO) 的目标是雄心勃勃的。该公司不仅「从头开始」创建一种加密货币和接口,而且 Libra 协会还将肩负管理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的任务,随时都会面临全球监管的障碍。但这些挑战可能会得到很好的应对。Facebook 拥有的资源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区块链平台,这就将我们带向了Libra 将如何影响以太坊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智能合约平台

Libra vs 以太坊

许多主流媒体将 Libra 称为「比特币杀手」,这是一种对 Libra 在生态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错误认知。Libra 是一种稳定币(这使得它没有投机价值),它目前是中心化的的,没有围绕其代码库的安全性保证,也没有抵御攻击的 10 年记录。

此外,Libra 是由一篮子「真实资产」支持的,这对主流用户来说听起来很棒,但这是一个 bug,而不是一种特性 —— 真实世界的资产需要真实世界的人来进行真实世界的审计

更简单地说,「真实资产」是就像一连串的安全漏洞。比特币是其公共区块链的原生资产,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如果你愿意相信已经进行这些审计的数千个节点中的任何一个,则完全不需要成本)对其进行审计。以太坊在这方面与比特币类似,因此Libra 并不能对以太坊构成短期威胁

Libra 的情况

然而从长远来看,情况并不那么明朗。Libra 正在使用一种称为 Move 的定制编程语言开发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这种新语言的目标类似于以太坊的 Vyper 语言,因为 Move 也试图通过自身设计来确保编写合约的安全性。

很可能开发者将能够在 Libra 区块链上搭建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DeFi apps),这些应用的运行方式将可能与当前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应用相同。

Libra 区块链上也可能会有类似以太坊的 ERC-20 这样的代币标准,或者类似 ERC-721 这样的加密货币收藏品。在这方面,双方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基础:Libra 区块链上的开发者将能够即时访问潜在的数十亿日活用户,而以太坊只有数十万。这是一个地很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在主流受众中创建能够带来盈利的 dApp 开发者们来说更是如此。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从当前阶段来看,这些仅仅是可能性。Libra 的目标是每秒 1,000 笔交易(大约是 Visa 的一半),这需要(根据目前的研究) Libra 平台高度的中心化。因为节点想要在每秒对如此庞大的交易量达成共识,那他们将需要使用普通用户无法获取的专用软件。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 Nick Johnson 也在 Libra 的技术白皮书中发现一个问题。

Libra 的横空出世,有否可能颠覆以太坊?

「Libra 承诺 app 可以『从任何时间点读取任何数据,并使用统一框架验证该数据的完整性』。对于节点来说,这将是一场噩梦:每个节点实际上都必须是一个存档节点,这意味着将需要很大的存储容量。」

如果每个节点都存储区块链的整个历史,那么这些节点的存储容量将很快变得非常大。Libra 区块链达到每秒 1,000 笔交易的无需许可状态还有待实现,且 Libra 尚未明确表示他们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以太坊的情况

最近的以太坊 2.0 实施者电话会议宣布,以太坊 2.0 的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 将于 2020 年 1 月 3 日诞生。这将启动以太坊 2.0 区块链的阶段 0 (也即信标链阶段),以太坊 2.0 新链将将能够改善网络的安全性、扩展性和去中心化程度,允许通过将该链分成很多个「分片」来提高网络每秒能够处理的交易量(此外还有很多其他改变)。

最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 2.0 将引入一种新的共识机制 —— 权益证明 (PoS),这将允许验证者通过将 ETH 质押存入一个存款合约而获得相应的利息收益。

虽然 Libra 区块链上的节点预计也能够获取该稳定币的法币储备所产生的利息,但以太坊的 staking 奖励将向全世界的所有人开放,且质押池(staking pools)能使整个 staking 过程更加简单。以太坊的这种开放性很可能将会吸引大量的验证者,进而提高整个网络的去中心化水平。

此外,ETH 是一种投机性资产。随着以太坊网络价值的增长,ETH 的价值也在增长。这对那些「参与游戏」的人有着强大的影响。持有 ETH 的开发者会因其对网络的贡献而间接获得奖励。此外,持有 ETH 资产的用户也会有效地成为以太坊区块链的营销工具,使以太坊的受关注度越来越高。

考虑到 Libra 稳定币缺乏投资价值,尤其是它将可以在资产之间毫无摩擦地进行流动,很难想象任何持有 Libra 代币的人会特别关注 Libra 的成功。不仅如此,Libra 还会发现其所具有的企业形象难以撼动,从而导致用户产生进一步的矛盾心理。相比之下,以太坊的愿景则更加引人注目,对那些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它有着潜在的巨大上行优势 (投资价值),而 Libra 并非如此。

微软和谷歌没有任何消息

微软 (Microsoft)、亚马逊 (Amazon)、谷歌 (Google) 和苹果 (Apple) 显然被排除在 Libra 协会成员名单之外。这些公司可能将 Facebook 的项目视为一种威胁,但迄今为止,它们对开发类似加密货币的兴趣或未来计划缄口不言。

在未来的 10 年里,我们可能会看到像 Libra 这样的由多家公司支持的全球货币发挥作用,但同样有可能的是,以太坊已经建立的技术和开发者基础将被视为与 Libra 一较高下的答案。特别是谷歌和微软,它们已经为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很可能把目光投向以太坊这个公开的、抗制审查的、透明的区块链平台作为对 Libra 进入主流的回应。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66275.81 价格参考:Bitfinex

原文:

 

发表评论

Bitnami